kubernetes
数据包在 Istio 网格中的生命周期(下)
· ☕ 6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书接前文,上文我们通过跟踪集群外通过 ingressgateway 发起的请求来探寻流量在 Istio 服务网格之间的流动方向,先部署 bookinfo 示例应用,然后创建一个监听在 ingressgateway 上的 GateWay 和 Virt

数据包在 Istio 网格中的生命周期(上)
· ☕ 7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通过前几篇文章的学习与实践,我们对 Gateway、VirtualService 和 Destinationrule 的概念和原理有了初步的认知,本篇将对这几个对象资源的配置文

Kubernetes 资源管理概述
· ☕ 22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本文转载自 Cizixs 的博客。 1. 什么是资源? 在 kubernetes 中,有两个基础但是非常重要的概念:node 和 pod。node 翻译成节点,是对集群资源的抽象;pod 是对

使用自定义指标进行弹性伸缩
· ☕ 6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从 Kubernetes 1.8 开始,资源使用指标(如容器 CPU 和内存使用率)可以通过 Metrics API 在 Kubernetes 中获取。 这些指标可以直接被用户访问(例如通过使用 kubectl top 命令),或由集群中的控制

Kubernetes API 扩展
· ☕ 3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Aggregated(聚合的)API server 是为了将原来的 API server 这个巨石(monolithic)应用给拆分开,为了方便用户开发自己的 API server 集成进来,而

修复 Service Endpoint 更新的延迟
· ☕ 3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几个月前,我在更新 Kubernetes 集群中的 Deployment 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连接超时现象,在更新 Deployment 之后的 30 秒到两分钟左右,所有与以该 Deployment 作为服务后端的 Service 的连接都会超时或

Kubernetes 的奇技淫巧
· ☕ 4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Kubernetes 作为云原生时代的“操作系统”,熟悉和使用它是每名用户(User)的必备技能。如果你正在 Kubernetes 上工作,你需要正确的工具和技巧来确保 Kubernetes 集群的高可用

Descheduler 使用指南
· ☕ 3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kube-scheduler 是 Kubernetes 中负责调度的组件,它本身的调度功能已经很强大了。但由于 Kubernetes 集群非常活跃,它的状态会随时间而改变,由于各种原因,你可能需要将已经运行的 Pod 移

Kubernetes 中 Pod 的生命周期管理
· ☕ 4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本文我们将从实践者的角度仔细研究整个pod生命周期,包括如何影响启动和关闭行为,并通过实践来理解对应用程序健康状况的检查。 1. Pod 的生命周期 Pod phase

Kube-router 使用指南
· ☕ 7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Kube-router 是一个挺有想法的项目,兼备了 calico 和 kube-proxy 的功能,是基于 Kubernetes 网络设计的一个集负载均衡器、防火墙和容器网络的综合方案。 1. 体系架构 Kube-router 是围绕 观察者 和 控制器

CRI-O 简介
· ☕ 4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上一篇文章 介绍了什么是容器运行时,并列出了不同的容器运行时。本篇重点介绍其中的一种容器运行时 CRI-O。 1. CRI-O 的诞生 当容器运行时(Contai

Kubernetes 中的容器运行时
· ☕ 2 分钟 · ✍️ 米开朗基杨
容器运行时(Container Runtime)是 Kubernetes 最重要的组件之一,负责真正管理镜像和容器的生命周期。Kubelet 通过 Container Runtime Interface (CRI) 与容器运行时